杨梅杨梅酒

她做出一副受伤的样子,把腿屈起来护住胸口,抱住膝盖的双臂交叠在一起,把自己牢牢圈住。

可能表情还得再难过点,她想,然后有点用力地掐着食指。

指甲该剪了,太长掐起来不太顺手。

可是控制表情实在有些困难呢。

啊,放空会简单一点。

眼神错过那人的肩头落在远处,看起来就像因为羞愧而避开了直视。

实际上这样可以让她不会因为过于认真地听着内容而不由自主笑出来。

这几个人啊,真是有趣,她想。

等着对人不对事的以沟通为名义的攻击和嘲讽过去,肩上终于虚伪地落下了表示抚慰的手掌。

她也终于可以愉快地勾起嘴角,做出完全没有受伤的样子。

评论